生态环境保护须坚持谁污染谁治理原则
生态环保
欧美a片
bv
2018-04-20 05:03

其次,明确生态环境污染的责任主体,强化污染者责任,可以倒逼企业在生产过程中考虑治污成本,提高自觉控污减排的环保意识。如果企业能采取有效的减排措施,还可以促进产业的绿色转型与升级。

因此,只有严格遵守“谁开发谁保护,谁污染谁治理,谁破坏谁恢复”的原则,才可能实现资源与环境在代际之间的公平分配和使用。经济发展需要考虑自然资源的代际公平,制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资源战略,这不仅体现了和谐社会中“公平正义”以及“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特征,也是民族和国家实现永续生存和发展的重要保障。

第三,有利于保障社会公平,生态环境污染和破坏在造成人身危害的同时,后期常常需要政府投入大量的资金支付环境修复费用、预防费用以及污染治理费用。随着生态环境的加剧恶化,政府针对生态环境修复与治理的财政支出越来越大,成为地方政府难以承受的负担,当然这部分费用最终还是由纳税人承担。

第四,资源开采具有很强的代际效应。当代人如果无度滥采资源,那么下代人的资源空间必将为之缩小,当代人的生态环境污染则常常需要下代人来治理埋单。

其次,需要进一步提高资源开采行业的集中度。目前国内资源开采企业由于资源分布零散、起步成本低,资源开采企业规模大小参差不齐,这为新时代的资源开采和生态环境的监管带来了诸多不便。无论是前期对开采企业资质的审核还是开采过程中的规范性监管,稍有疏漏都可能对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恢复带来灾难。而且,规模大的公司通常对开采安全和环境保护会有更大的投入,也更加容易监管。最后,提高行业的集中度可以减少无序竞争和同质化经营,将更有利于发挥政府战略规划和监管作用。

为什么需要坚持“谁开发谁保护,谁污染谁治理,谁破坏谁恢复”的原则?

如果说前期污染是不计生态环境的经济发展的结果,那么,新时代保护生态环境需加快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需要按照“谁开发谁保护,谁污染谁治理,谁破坏谁恢复”的原则,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这对政府监管机构和资源开采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十九大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把“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重要内容,把“建设美丽中国”作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大目标,把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首先,资源开采过程若不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后面的治理成本一定会大得多,资源利用得到的好处也会大打折扣。

和其他发展中大国一样,中国也无法避免生态环境先污染后治理的发展规律。对于一个高速发展的经济体,资源开采行业常常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然而在经济快速增长的过程中,资源开采业却很容易忽视对生态环境的影响。经济增长伴随矿产资源的大规模开采,而资源开采业作为高污染行业,其带来的生态环境破坏常常触目惊心,导致后期治理成本十分巨大,而且不仅大资源行业如煤炭开采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很大污染,同样,比较小的资源行业如稀土开采也对生态环境造成大污染。

实现资源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发展,首先需要最严厉地打击非法偷采。如果不考虑资源成本、生态环境保护和恢复成本,非法偷采矿产资源具有极高的回报,这将吸引违法分子前仆后继地进行非法盗采。现在已经造成的矿产资源的损失以及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如果属于非法偷采,则必然会面临滥采和生态环境污染无人埋单的现状。因此,应严厉整顿和规范资源开采市场,完善资源管理制度和法律法规,规范资源开采流程及秩序,对非法偷采需要用最坚决的态度进行严厉打击,从根本上遏制任何私开滥采破坏生态资源和环境的行为。

第三,资源开采需要从更高和更长远的可持续发展战略上制订开采计划。各代人对地球上的资源与环境应拥有同等的享用权,由于生态环境问题具有滞后性、累积性的特点,生态环境污染的后果往往在未来才逐渐显露出来。目前资源开采与生态环境的破坏将缩小后代人的发展空间,这种以牺牲子孙后代的利益来换取当前经济利益的做法违背了资源环境的代际公平。

由于环境污染的后果和损失难以评估,生态环境直接关系到公众的生活质量与身体健康,所以环境的污染和生态的破坏不仅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制约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还会危害当代乃至子孙后代的生活质量以及生存空间。为实现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建设美丽中国、为人民创造良好生产生活环境的目标,必须明确污染治理责任的主体,切实做到让造成生态环境污染的责任者承担生态环境恢复的治理成本,以解决“企业污染、群众受害、政府埋单”的困局。

从目前生态环境污染的程度看,如果不尽快严格加以控制,生态环境污染将持续恶化。因此,针对资源开采行业,应严格遵循“谁开发谁保护,谁污染谁治理,谁破坏谁恢复”的原则,明确责任,从源头上控制生态环境的破坏,并尽可能恢复原有环境,避免生态环境的持续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