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阿里:埃及改革开放的先驱
欧美体坛
欧美a片
bv
2018-07-12 22:00


    (作者系上海市世界史学会会长)


    在埃及这样一个落后的农业国,经济改革能否成功主要取决于农业生产。阿里首先大刀阔斧地改革旧的土地制度和赋税制度。他颁布法令将封建主的包税土地和宗教地产收归国有,将大量土地迅速分配给无地农民。同时,阿里将原来五花八门的苛捐杂税合并为一种土地税,由国家统一按土地优劣确定税额。由于实行了度量衡的标准化并对全国土地进行了丈量,向国家纳税的实际土地面积大增,因而在农民负担减轻的同时,国家的税收却增加了,极大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国家的财政收入。接着,阿里采取了一系列扶助农业发展的配套措施。他组织力量兴修水利,疏通旧沟渠,开挖新运河,将尼罗河水引至亚历山大及其周围地区,使埃及耕地的总面积扩大了约200万费丹(1费丹约合6.3市亩)。阿里的另一个重要措施是增加农作物种类,大力发展棉花等经济作物。他利用迅速扩大的欧洲纺织业急需原料的机会,组织力量培植优质长纤维棉花。这种棉花于1821年进入英国后大受欢迎,此后三年,埃及的棉花出口猛增了200倍。
    工农业的发展大大促进了埃及商业和对外贸易的繁荣。为恢复埃及昔日所具有的欧亚非三大洲贸易中转站的地位,阿里大兴土木,发展陆路和水路交通运输,并采取措施改革货币制度。结果,开罗等城市因日趋活跃的商业活动而繁荣起来,亚历山大再次成为东地中海的贸易中心。农业和工商业的发展使埃及经济出现了空前未有的繁荣景象,人民生活得到改善,埃及国库的收入也直线上升:1798年仅为15.8万埃镑,1818年跃升至150.2万埃镑,到1842年已接近300万埃镑。
    在工业领域,阿里采取限制私营手工业生产和大力发展官办工厂的方针,努力建立埃及自己的民族工业。他注重从西欧各国引进技术,购买设备,聘请专家,吸收资金,使埃及民族工业在初创时期便具有较高的技术水平和较快的发展速度。火药厂、枪炮制造厂、造船厂纷纷建立起来,其中亚历山大造船厂规模最大,生产的战舰丝毫不比欧美各国生产的最新式战舰逊色。同时,纺织、造纸、粮食加工等行业也有不同程度的发展。纺织工业的发展最快,到1829年已建立了近30家棉纺厂,拥有纺织机1459台、织布机1215台。到19世纪30年代,埃及近代民族工业已初见规模。
    阿里在文化、教育方面也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他一上台就面临重要抉择:是严格限制西方思想文化的输入,还是引进、学习西方的思想文化?不少达官显贵和宗教长老视西方的影响为洪水猛兽,力主在文化方面恢复闭关锁国政策,但阿里经过慎重考虑,认识到要推动改革和振兴埃及,必须学习外国的文化科技。他下令聘请外国专家来埃及讲学和传授技术,并选派埃及青年去欧洲留学。到19世纪30年代,在欧洲各国的埃及留学生已超过300人,其中不少人学成回国后在军政部门承担了重任。阿里靠拿破仑带来的一台阿拉伯文印刷机起家,创办了埃及第一家印刷厂。此前埃及的书稿多为手抄本,讹误甚多,流传不广。有了印刷厂后,很多名著纷纷问世,出现了都苏基、谢尔戈维、德尔威什、希哈本丁等著名学者。阿里还在埃及首次创办了阿拉伯文报纸——《埃及记事》。以上这些措施,使19世纪上半叶埃及的文化、教育、科研事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培养了大量科学家、艺术家、工程师、教师、军官和行政管理人员,从而在思想、技术、人才等方面为各领域的改革创造了有利条件。





    自两年前穆巴拉克下台以来,埃及至今仍未摆脱伴随巨变而来的痛楚。这并不是这个国家第一次面临转型。作为亚非地区最先走上近代化道路的国家,在埃及历史上有一个人的作用不得不提,那就是穆罕默德·阿里。1805年,穆罕默德·阿里成为埃及总督。法军撤出埃及后,欧洲列强纷纷染指埃及。面对深重的民族危机,阿里果断地消灭了盘踞各地的封建军阀,加强中央集权,实行改革开放,促进经济文化发展,使埃及发展成为地中海东部的强国,他也因此被誉为“现代埃及之父”。

  潘光

    但是,遗憾的是,由于改革没有触动封建制度的基础,而阿里的专制统治和对外扩张又对改革的潮流起着逆向作用,致使改革的成果后来在内乱和外患的冲击下逐渐丧失。1849年8月2日,积劳成疾的穆罕默德·阿里逝世。后世虽对阿里的功过是非争论不休,但在一点上具有共识:他以铁腕缔造了统一的埃及民族国家,使拿破仑冲开的埃及大门开得更大,推动了埃及社会生产力的持续发展,使几个世纪停滞不前的埃及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其历史功绩是显而易见的。因此,革命导师马克思赞扬阿里时期的埃及是 “当时奥斯曼帝国唯一有生命力的部分”。